你的位置:圣贝动态 > 媒体报道
互联网医疗成两会热点 平安好医生领跑新赛局 时间:2016-03-30 16:49 阅读:
      “国家在医改上投入那么大,为什么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是全国人大代表温秀玲在今年全国两会上提出的一个疑问。她来自河北,是一家地市级三甲医院的院长。这样的讨论与质疑在两会当中并不鲜少,医疗改革成为了热点话题。
 
      但困惑的不止温秀玲一个人,只是医疗改革并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它涉及到了医疗资源分配、人口基数和财政投入等宏大和复杂的元素。随着技术与创新思维的大爆炸,最近几年,互联网这个改变了人类生活方式的技术,也成为了国家、医院和企业的医改新兴推动力。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则表示,接下来医改重点将在全国推广互联网医疗和团队医疗,利用“互联网+”,增加公众向医生咨询的渠道。
 
      商业嗅觉敏锐的公司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纷纷参与这项造福于民的新战场。2015年中国健康医疗市场规模4万亿人民币,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0万亿人民币。目前这个市场上,已经出现了平安集团旗下平安好医生、BAT旗下各自推出的移动医疗APP,互联网医疗正在成为新的创新战场。在2015年10月份,上线仅半年的平安好医生已经成为国内下载量最大的健康医疗应用之一,截至2016年2月底,注册用户已经突破5000万,日咨询量达到15万人次,在平台注册用户数、活跃用户数及咨询数增幅超过其他品牌。
 
      平安好医生究竟做对了哪些事情,后发先至,成为了赛局的领跑者?

 

 
      团队规模,助力“分级诊疗制度”
 
      2015年4月1日,国家主席习近平指出,“构建布局合理、分工协作的医疗服务体系和分级诊疗就医格局。”分级诊疗主要解决的是患者无序就医的问题,因为患者如果无序地涌入大医院,不仅延续了“看病难”的问题,公立医院改革成果也很难被患者所知,医改事倍功半。
 
      “看病”这件事,本质上也是一种咨询服务。以三级医疗机构为主体构建而成的医疗服务体系,正在源源不断地将优质医疗资源积聚到大医院。北京市医改办主任韩晓芳也承认,在分级诊疗所遇到的关键问题就是人才的“倒三角”结构,医疗人才短缺的基层难以取得患者的信任——如果用互联网思维去理解“分级诊疗”的困难,也就是信息不对称与资源分布不均。
 
      王涛是一个先行者。他是平安健康互联网董事长、平安好医生创始人。“国家的医改设想,已经在平安好医生的平台上悄悄地探索着。”他说。平安好医生是中国平安全资子公司平安健康的在线健康信息咨询服务平台,在今年1月估值30亿美元。平安好医生到2015年底已经实现自建医疗团队1000人,外部合作医生5万人,合作医院及诊所超过3000家。
 
      “以平安好医生自建家庭医生团队通过导医预诊服务为例,就已实现预约诊疗的线上推广,而通过家庭医生团队的初诊,把疑难重症推荐给入驻平台的三甲医院兼职专家,从而实现稀缺医疗资源与患者的精准匹配”,他说。
 
      平安好医生的竞争壁垒就在于拥有自建的医学团队。截至目前,平安好医生已经分别在北京、上海、广州、合肥四地搭建了医学咨询平台,儿妇内外等热门科室全面覆盖,接受全国用户的咨询。
 
      全职家庭医生团队,签约三甲医院主任级专家医生团队,以及兼职外部社会化医生团队是平安好医生目前所拥有的三大医生团队,他们提供预防保健、导医初诊、精准分诊、预约转诊、复诊随访、康复指导、慢病管理、用药建议等覆盖诊前、诊中及诊后的全套解决方案。
 
 
      实现闭环,建立“互联网医院”
 
      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复星集团董事长郭广昌在 2016年两会总共提出了五项提案。其中包括了两项关于医疗改革的《关于以 “互联网医院” 模式推进国内分级诊疗的提案》和《关于建立多层次的儿童专科医疗服务体系的提案》。
 
      “新医改自 2009年 启动以来,已经走入第 8 个年头,我们在医保覆盖面提升、药品供应体系建设、公共卫生改革等方面取得了一些明显进展。在政策依据基础上,现国内也已有不少互联网+医疗的创新举措。”他说。
 
      从商业模式上看,平安好医生则给出了最佳样本。平安好医生目前提供问诊挂号、诊断/检查、健康管理、家庭医生、导医导诊。而针对企业级客户,还包括企业员工福利、保险整合以及医疗控费等服务。也就是说,平安好医生正在利用“互联网+健康保险+健康管理”的管理式医疗,打造了一个保险、支付、管理、控费、服务的健康医疗闭环——这相当于建立了一个基于大数据和信息化的“互联网医院”。
 
      或许已经发现,不少互联网医疗产品,都具有就医问诊和健康管理的功能。但这并不能实现一个完整闭环,因为在支付和医保联动环节存在短板。在解决这个问题时,平安的集团优势发挥了作用。
 
      王涛介绍称,平安基于整个集团的医疗战略协同效应,与保险深度结合,打通医保、商保与支付通道,打造中国式管理医疗HMO(Health Maintenance Organizations)集团。“与平安健康险的深度合作,再利用平安集团整个大数据系统,这是其它互联网医疗企业根本无法比拟之处,也让医疗最后一公里的棘手难题迎刃而解。”他说。
 
      温秀玲的困惑与郭广昌的设想,正在被解决。但也该认识到医改的困难在于复杂性,光是以“互联网+”的思路去构建一个简单询问与医院倒流链条只是解决表象问题。构建一个生态系统,并实现完整的闭环才是利用互联网解决医疗问题的根本。
 
      王涛也认识到,与其他传统行业相比,医疗行业不仅关系百姓的健康,更是产业链相对较长、保障体系更为复杂的行业。但平安好医生已经有了一个成功的开局,平安好医生从问询,就诊到医疗费用的赔付是一个闭环的完成;平安集团从互联网医疗切入,结合平安健康险,再利用平安集团的大数据系统,构建了一个生态体系。
由此看来,推动医疗行业变革的目标不再遥远。